趣頭條賺錢是真的嗎?用趣頭條看新聞月賺五千不是夢

除過大宗的糧油農產品外,多數的經濟作物種植和畜牧養殖測算出來的利潤率并不低,這也是農業吸引眾多資本競相投入的重要原因。比如說,大棚菜年毛利率可達40%以上,特色水果毛利率可能超過100%,但一做起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,好多投資農業的虧得一塌糊涂,還搞不明白怎么“死”的。

農業的利潤跑哪里去了?這是一個值得反思的問題。

首先,毛利率會騙人。

紙面上算出來的利潤對于二三產業可能是可靠的,但對于農業就不一定行。比如,超市的一般毛利率得保持在20%-25%之間,這樣才能保證凈利潤在3%-5%左右。那么農業需要多少的毛利率才能保證掙錢?這是一個在實踐中不好回答的問題,因為這種測算也只能是起一點參考作用,根本不適用,農業的市場波動大而且不好預測,某種程度上不亞于撞大運,“蒜你狠”“姜你軍”就是這樣。

以養豬為例,行內的基本都知道“一年掙、一年平、一年虧”這個三年一輪的豬周期,而且第一年必須把后兩年的錢掙回來。但生豬產業投資時的利潤是怎樣測算的?是按每頭生豬掙100元測算的,在實踐中哪有吻合的時候!到現在更要命,因為從去年底開始,“豬周期”也無情地被打破了,去年下半年重資殺入搶谷底的全部套牢,2014年春節更是出現了前所未有的逆市下跌,將節日必漲的規律也打破了,在這種情況下,算好的利潤基本上是一種諷刺。

其次,農產品不是完全市場定價。

農產品特別是糧食、生豬等主要農產品,因為牽涉到民以食為天這個治國理政的根本穩定問題,所以每個國家都不會完全市場化,而是強力進行宏觀調控,確保供給的數量有保障,而且價格比較平穩。有經濟學家開玩笑說,“一頭豬就綁架了CPI”,現實情況也差不多。由于中國居民膳食以豬肉為主要肉食品種,且近年價格波動十分劇烈,對整個物價指數的影響確實不小。

所以,只要豬價一露頭就得打壓,又是生產領域補貼,又是投放儲備肉,又是進口補充,非得把價格拉下來不可。而生產一旦下來了,取消補貼,開始凍豬肉收儲,但擴大出口卻難。收儲凍豬肉來托市可以理解,但取消補貼則讓生產者雪上加霜。所以,農產品的利潤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國家宏觀調控的影響,這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因素。

第三,人工是個大成本。

農民能做的事,企業不一定能做,因為農民不向自己討要工資,掙多掙少都是自己的。好多產業的利潤率在去除人工費以前,看上去很美。典型的就是肉牛產業,市場牛肉價格那么高還十分緊俏,想起來肯定利潤不錯,但卻少有企業問津,根本的原因還是不掙錢。因為養牛周期太長,一般得兩年以上,企業養殖成本太高,只有山區的農民可以養,場地不用建,草料主要靠山上的草來解決,人力成本也很低,最終利潤還不錯。如果企業養,則場地、草料、人工、資金等成本高企,就目前的市場行情來說,也難掙錢。

再看市場上那些節節攀升的農產品價格,基本有一條規律,凡是能夠工業化的、機械化的,就漲得慢甚至比較便宜;凡是無法工業化、機械化的,肯定比較貴,而且一年貴似一年。過去嘲笑發達國家水比奶貴,菜比肉貴,如今在中國也差不多了。今年的肉價便宜得連消費者都有些受不了,但菜價總體依然在漲,如今菜市場哪里還有幾毛錢的菜?再像花椒,大家抱怨花椒20多元一斤太貴,其實一斤花椒里僅采摘環節的人工費就在二三元,更不算平時的田間管理、生產投入等費用,平均下來一畝也就掙個千把元,價格看似不錯,農民放棄的還是不少。

現下不斷上漲的蘋果價格也與人工費有關,現在疏花、疏果、套袋、除袋、采摘等環節,人工費一天就上百元;還有平常的施肥、噴藥,哪一樣不是靠人工,如今在果區,開著私家車送農工上果園絕非什么稀奇事,沒有這樣的條件,連農工都招不來。像蔬菜、水果這類勞動密集型產業,不算好了人工費,利潤肯定大打折扣。

第四,要看到底爛了多少?

農產品區別于工業產品的最大特征是鮮活性,保鮮儲藏不僅技術上困難,而且成本上居高不下,最后的儲藏環節損失不是一個小數字。即使糧食這樣的耐藏型農產品,儲藏環節的損失也在8%—10%,更不要說生鮮農產品了。一般的蔬菜從田間地頭到長途販運再到菜市場再到消費者手里,到底要損耗多少?比如,大家常見的大白菜,從地頭到消費者手里這個過程中究竟要被扒掉多少層皮?還有失水,蔬菜、水果的含水量一般在90%以上,運輸過程中失水是常事,不僅重量下降,而且品相變壞。

上面說的還是正常損耗,一般就在30%左右。現在就可以明白為什么初期的生鮮電商都倒掉了?因為他們天真地與菜市場較上了勁,以為淘寶模式能照搬到農產品上來,其不知菜市場這種批發零售模式恰恰是農產品銷售環節效率最高、成本最低的。再傻的賣菜者也知道,千萬不能讓當天的新鮮蔬菜過夜,而網售的生鮮農產品竟然要幾天時間才能到消費者手里,這樣能有好結果嗎?

至于最慘的情形就是賣不出去了,對于工業品而言,市場不好,大不了減價處理,可農產品一旦過剩起來,只能眼爭爭地看著爛在庫里、爛在地里,因為遠距離運輸,運費比菜貴。而且時節一過,馬上要種下一茬作物,只能機械翻耕入土,做了綠肥,一季心血全白費了,還搭進去肥料、農藥、人工、機械等費用。碰上這種情況,還談什么利潤?

第五,能掙得起,賠不起。

農業掙錢不容易,但賠起來卻容易得多。算好的利潤根本經不起風險的沖擊。農業的風險真的不好控,全國每年遭受自然災害的農作物面積大約占1/6,主要的包括旱災、洪澇、冰雹、霜凍、病蟲害等,防不勝防,算好的利潤一次自然災害可能就沒有了。

比如,春季一場倒春寒可能導致核桃、蘋果、花椒等經濟樹木花芽凍死,直接影響當年的產量,嚴重的可導致絕收。再比如,一次冰雹,可以讓本來能賣三塊錢一斤的蘋果一夜間傷痕累累,最后只能以幾毛錢的價格處理給果汁廠。

2014年春節前后的禽流感(注意,后來糾正不是禽流感,是其他流感)傳聞導致全國家禽業受到重創,價格下跌,銷售不暢,廣大家禽養殖場戶損失慘重,但這個損失誰來賠?目前農業保險的覆蓋度還很有限,大多數遭災的情況下是沒有保險來賠付的,這個風險只能自己扛。風險面前哪有利潤可言!

第六,和利息在PK。

農業的融資成本是很高的,如果能像聯想那樣錢多,也就會安下心來,做好十年不掙錢的準備,放長線吊大魚,但大多數投資農業的經營主體沒有這個實力,只能在資金的問題上苦苦掙扎。在農地無法抵押、擔保困難等情況下,關鍵農時季節也就只有靠民間融資了,光高昂的利息成本就能吞噬掉大量的利潤,一旦市場行情沒有達到預期,便只有上演《多收了三五斗》的現代版故事。而投資周期又那么長,于是倒在黎明前便成為農業投資一個重要的現象。

同時,還有一些說不清的沒名堂的東西。這個東西也可以算作一般投資上所說的“不可預見”費用,做農業與相關方面特別是農村的方方面面打交道多,交點費,拉點贊助,類似的沒有名堂的東西不僅常見,而且開銷不少,也是硬性的成本支出,但好多估計不足,也影響了利潤。

本站官方微信:lhx723721!